• 暴风超级电视是互联网电视的正确姿势吗?
  • 蜗牛 发表于: 2015/12/3 0:36:00 | 分类标签:暴风超级电视 暴风影音 暴风科技| 热度:171
  •  “我们这帮做互联网的人太野蛮了,我们可能忘了电视机跟每个中国家庭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可能忘记了这件事。”冯鑫对着场下几百人说道。

    这是一场讲故事、煽情、标榜、并时刻不忘“撕逼”小米和乐视的、错综复杂的互联网电视发布会,故事发生在很多厂商钟爱的国家会议中心。

    2015年12月2日,被雾霾吞噬了两天后,在蓝天白云环绕的国家会议中心,暴风TV发布了其第一代互联网电视,通体玫瑰金,共有三款,尺寸分别为55吋/50吋/42吋,55吋采用的LGD 4K IPS硬屏,其它两款采用了什么屏幕材质没说。

    暴风科技这次大刺刺地进入了这个普遍被认为是红海的电视行业,并且还有乐视和小米两个互联网电视的前辈,暴风是脑子有问题吗?在暴风科技CEO冯鑫看来,小米和乐视在“互联网电视”这个此上跑偏了,“我觉得我们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我们一定是碰到了很大很大的问题,我们要重新去审视‘电视机’的含义,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开场前说不讲情怀的冯鑫倒也坦诚,他说,他今天要讲故事,但是暴风TV团队只给了他15分钟来做前戏。冯鑫在这场视频直播、VR直播和秀场直播(美女主持人+男专业人士的混搭风)三管齐下的发布会上,冯鑫从家人尤其是父母遭遇到所谓“互联网电视”的痛点开始讲故事,比如,年老的父母可能并不会使用功能复杂的互联网电视,也无法接受缓存进度条,“如果在客厅看到了缓冲你不崩溃是在骗自己,你旁边坐着的你爸妈一定是很崩溃的。”

    在冯鑫看来,当下的互联网电视充其量就是个“视频显示器”。他大概是个实在人,他还说了一个大家心知肚明却少有人戳穿的怪相,“很多人做电视产品都喜欢拿这个遥控器说事,说电视遥控器是史上最烂的产品……”云云。在这个平铺直叙、波澜不惊的“前戏”结束前,他制造了个小高潮,“在这个行业里面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马云,最佩服他的点就是他在没有成功之前他还是屌丝的时候就拍了很多的照片和视频”。于是,他把“暴风TV三剑客”拉到台上合了个影。随后就把场地交给了这三剑客。

    我大概是最讨厌在文章无动于衷的讲述产品参数的,所以这篇文章里大概也不会有参数介绍,在随后的环节,三剑客轮番上阵讲述他们是怎么做暴风超体电视的,以及用了什么工艺,费了多大的九牛二虎之力,以及它们在内容上的合作方,跟牌照方、视频方、游戏方的合作,并言之凿凿的称,暴风超体电视玩的是“互联网+产业模型”,即平台+互联网服务+产品的服务模式,整合了暴风九大平台等等,听得我中途小憩了十几分钟。按照暴风TV CEO刘耀平的话说,暴风超体电视“太牛逼了”。

    “在内容上,目前这个优势一上来就可以体现出来,因为我们平台内容生态,既有自有内容,又有跟爱奇艺、奥飞合作的内容,这些合作的内容原始的IP,我们在统一平台运行,做统一的会员服务,这样比自己一家做内容,内容来得可持续,广泛得多,这是内容上的优势。这会形成我们在服务上基于这样一款产品做的风UI内容容器的逻辑,把我们的服务加进去,互联网服务那块逻辑加进去,这块我们会做非常大的差别。产品本身不用说了,这个优势不是在一个层次了,没有什么好比较的。这种自信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刘耀平在会后的采访环节如实回应暴风跟友商的优势对比时说。

    当然,我也遵循一句话:所有的牛逼都是吹出来的。

    宣布价格时,倾情撕逼小米和乐视

    在这场不能说索然无味,但也没有太大突破的发布会上,在宣布价格的时候却起了个高潮。无他,在公布价格的时候,刘耀平极尽挑逗之能事,除了传统电视在价格上成为完美的背景外,乐视和小米也被拿来对标,张口“某米”,闭口“某视”。不仅嘴上说,暴风甚至就那么将“*米”“*视”字样写在了PPT上,既然已经如此了,何不君子坦荡荡地直接写“小米”“乐视”?

    尽管嘴上痛斥“比拼价格”的下作行为,但是暴风超体电视还是用实际行动践踏了“比拼价格”的尊严,在宣布的价格里,无不比小米和乐视低一个档次:

    55吋,售价:3799元电视+599元主机(免费升级一次)
    50吋,售价:2999元电视+599元主机(免费升级一次)
    42吋,售价:1999元电视+599元主机(免费升级一次)

    刘耀平在接受采访时说:“就贴着成本卖,在服务上全部免费,包括免费升级一次,包括物流,所有的都是免费。万一是要维修,只换不修,在能力体系区隔建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我们线下优势,因为日日顺是我们股东,线下有几个店,线上发了以后,就会再准备线下发,会形成线下,这都是销售渠道,都会做。”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刘耀平最欣赏哪家电视品牌。出身创维的刘耀平吃水不忘打井人地回答道:“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创维产品带来的品牌感受是非常棒的,从互联网企业来说,有产品精神的小米也是令人的尊重友商,但是我并不尊重另一家。”这里的“另一家”指的是乐视。

    谈到互联网电视,监管问题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在被问及如何规避监管时,刘耀平的自信让人难以置信,同时,他也力挺广电总局的监管分级:

    “广电这个问题,我今天定个调,以后暴风TV可以不用再谈这个问题。牌照的管制对于这块分级管理,全世界都做,只有这样做,这个行业才有可能持续健康地去发展。很多人认为,为什么管控,制约创新?我一点不觉得。以看片为例,我们这次速播和轮播做出来,既在广电的管理规则之下,但是用户的体验也获得了极大的改善。未来获取更多的品质和交互,比如做VR,做AR或者说你的文化消费或者实体的消费,线上线下,空间非常大,场景特别之多,做一个文化领域的东西,文化这个东西,在美国一样要管制的,一样要分级。不是说监管,就找一个借口说创新就没有了。我们不这么认为,所以我们是欢迎广电来管,而且我们是一定在管理之下去做创新,而且我也相信经过我们努力,大家认为不是上去拍广电的马屁,我一定拿产品和结果来证明我们怎么做创新的,包括我下一代产品迭代升级以后会更屌,照样在管理体系之下去完成。”


    为了充分展示自信,并让现场来参加发布会的人能最大程度的体验到,暴风在一楼一个宴会厅里开拓了很大的场地,提供了几十台新品摆在那儿供体验、拍照。同时,在二楼的一个会议室里,暴风将小米和乐视的竞品跟超体电视摆在一起供记者对比。我粗略扫了一眼,从我个人审美上,我依然更喜欢乐视波浪形的底座支架,而不是暴风和小米的四条腿支架。

    暴风超级电视是互联网电视的正确姿势吗?难说

    纵观整场发布会所展示的暴风的信心,它想用自己的思维来打造一台属于自己风格的互联网电视,从其宣扬的自己的特色中,或能自圆其说,但是难说它会是互联网电视的“创新者”,之所以不用“颠覆”这个词,是有典故的。刘耀平在发布会上说,冯鑫从骨子里恨透了“颠覆”二字,这里暗指的是哪个友商可想而知。

    靠播放软件获取大量种子用户的暴风,近两年纷纷涉足智能硬件领域,比如推出暴风魔镜,涉足虚拟现实领域,比如这次淌水互联网电视,从小米和乐视嘴里夺食,为什么啊?一位了解乐视的业内人士告诉我:“暴风已经没有故事可讲了,它必须找到能够延续资本故事的突破口,而硬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不管是不是为了讲资本故事,还是希望有一个真正用心做产品的品牌出现。你要知道,在拥挤的互联网硬件行业,多的是一些满口雌黄的忽悠者,真正以用户为中心的,少之又少。嘴上说得再好,用户买到家里没几天就开始骂娘的不在少数,这是互联网一大景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暴风TV使出了杀招:服务上全部免费,包括物流,并且一年内只换不修。

    同时,深感中国互联网圈的low逼形象,估计五年之内是无法洗刷掉了。但凡发布会,要是不撕逼友商,那这场发布会绝对没法儿吸引眼球,绝对显不出自家的产品多么优秀,绝对没人买,绝对不自信。无论是小米、乐视还是暴风,都在撕逼这件事情上,不仅不能免俗,反而加剧了这种“恶言相向”的态势。用户真的需要一台由撕逼背书的电视摆放在客厅里,拿着被开涮过无数次的遥控器,来回切换着粗看大不同、细看都一样的互联网电视吗?

    何时,互联网电视真的是以内容和服务来赢得消费者的口碑时,或许才是真正的互联网电视吧。总之,我没有从它们冷冰冰没有温度的金属机身上没有感受到那份疑似信仰的精神。

    冯鑫“敬畏之心”演讲讲了什么?

    熟知我脾性的人,大概知道,我嘴损心硬腹黑,平时最见不得夸人,凡事皆以批评为主,偶尔夸一下还特别过意不去,还要给一巴掌。但是我得说,冯鑫的这个演讲,虽然没有罗永浩那么大的感染力,也没有雷军说到情动处的哽咽,但是胜在言语朴实,略感实在,故分享出来,当然不能全给你看废话,所以我进行了删节:

    他们只给我10到15分钟的时间做一些前戏。我今天要分享的关键词是“做互联网电视需要一颗敬畏之心”。刚开始我准备做互联网电视的时候,有很多做媒体的好朋友跟我说这个事已经打得乱七八糟的了,你们这会儿进来还怎么做呢?包括会前有一个记者朋友也跟我说,这个事已经搞了很多年了你觉得应该怎么搞?别人搞了800遍了你搞什么?

    我觉得心里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互联网电视这个产品前面有两三年我看了一些,我没有真的搬回家去看,因为我不敢,但我确实看过这样的产品。我觉得如果互联网电视产品做成这个样子,应该属于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开始呢。

    今天大伙儿把互联网电视搬到家里打开以后不就是一个放大的视频网站吗?所以我说,互联网电视如果做成一个点播显示器,放在客厅会感觉非常奇怪。原来的界面可能只是改变一下网站上的页面排版,放大一下字号,我们说这就是互联网,这跟做云平台是差不多的。

    很多人做电视产品都喜欢拿这个遥控器说事,说电视遥控器是史上最烂的产品,干电视的同行他们说做了几十年做了一大堆按键,大部分人只会翻频道、翻音量。但我真的想说的是,我们仔细想想我们的的确确拿那个按键只是用来上下翻翻频道,加上开关机。但电视其实是很好的,你每播到一个频道的时候不需要一次的点击和确定。我们现在是把遥控器做小了,做得很小以后需要上下左右在那里面找盒子,这是玩儿游戏吗?找到了盒子以后再点确定,所以我觉得当我们把一个互联网产品几乎原封不动地搬到你家客厅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很多的不爽。比如大家现在看视频要点赞,还要点评论,这种东西也被移植到了电视上。当上下左右好不容易点到点赞的小圈时,却弹出了一行小字“点赞成功”。我说这不是手机,手机点赞成本是很低的,而电视却不是这样。

    我相信大家一定有这样的感觉:看到缓冲真的是很崩溃的。如果在客厅看到了缓冲你不崩溃是在骗自己,你旁边坐着的你爸妈一定是很崩溃的。我们真的开始做互联网产品的时候,这个产品都不是真正的开始。为什么有这么多问题和陷阱呢?所以我觉得我们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我们一定是碰到了很大很大的问题,我们要重新去审视电视机的含义,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样是很少看电视的,我基本上一年看一次(春节联欢晚会),四年看一个月(世界杯),每年是过年回家吃完饺子开始跟我妈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每年看春节联欢晚会相信不少人还是能坚持的,这是一年蛮重要的一段时光,所以电视跟中国家庭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情感映射的关系。看春节联欢晚会虽然很难看,但这是你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国家给你放假,你一年都没有尽孝,跟父母在一起看电视就是尽孝。我们看到了费翔或者是周杰伦你会告诉父母他是谁,当看到了殷秀梅、李谷一,你的父母会告诉你她们是谁。这是电视机跟中国家庭的关系。

    所以我说电视之所以会变成互联网电视,是因为原来的电视除了增加了频道,频道里面增加点内容,确实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但电视带来了很多新的内容。五年后或者是再长一点的时间,中国的每个家庭里面还是会有电视机,这个电视机一定是互联网电视机,这个趋势一定是不可挡的,如果只是把点播显示器搬到家里来一定是做错了事情,我们的电视机没有做成功。我们的互联网电视把内容增加了,但同时带来那么多不方便,我相信大部分家庭常看电视的是父母而不是我们。当我们把互联网电视搬到家里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感觉到很痛苦,就跟当年电脑进入家庭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电脑是个人用品可以摆到书房,电视机摆到家里最重要的位置,大家都坐在沙发里去看。如果他们突然感觉到很不安,这会给父母亲带来很大的伤害。

    所以我说,我们做互联网电视,当他们买回家以后放到家里的时候,本来电视机是我们中国每个家庭的老朋友,互联网了应该具备10万马力或者是多拉A梦的聚宝盆,但它首先是聚宝盆,不应该让人陌生和害怕,我觉得我们的互联网电视搬到家里带来了伤害,像一个丑陋的、陌生的野蛮人闯到你们家,让你的父母感觉到恐惧,也许他不会跟你说,这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如果互联网电视只是做成这个样子,我们真的是挺丢人的,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所以,怀着这种不安,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词是跟大家讲是产品的进步,我们要重新敬畏“电视机”这三个字,我们发现我们在做一个前所未有的互联网产品,它跟我们过去做的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是不一样的。

    跟我们TV三剑客沟通这件事的时候,我问他我说你们是不是到互联网电视以后有很多东西很讨厌?他说真的有一些东西很讨厌,我说你记住了讨厌的问题原则上我们都要想办法,因为你能看到电视机和人的关系。我们这帮做互联网的人太野蛮了,我们可能忘了电视机跟每个中国家庭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可能忘记了这件事。首先它得是一台电视机,这是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这是我们不断跟团队沟通的事情,也是我非常愿意,而且我们做不了的话一定要找做传统电视机的人来商量。我觉得做互联网电视不一样,必须做到要做过电视机的人,像我们今天的发布会的主题一样,这个智慧是我们在旁边看不到的,你太野蛮有可能会犯错误。

    在做好一台电视的基础之上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要做到“更互联网”。我认为就是把点播的内容发放到客厅就叫互联网,还是肯定有问题。我有时候经常想如果乔布斯同志还活着,看到苹果电视的时候会容忍我们今天推的互联网电视上去吗?我们到底是把互联网的复杂的操作搬到了客厅还是真正地提供了互联网服务?我们在这一代差别中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了,我们还有很多的想象,我们认为三五年之后的互联网电视应该是跟电脑是有区别的,所以这两件事是我们整体的事,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和我和老刘的团队在沟通这两件事,这两件事在互联网电视领域中刚刚开始。

    在上周五的时候,他们把标号为001序列号的电视机寄到了我的办公室,我为了之前做好准备,我在三四天前买了一台著名的另外一家互联网品牌的电视也放到了办公室上周五开始到现在我关起门看电影,很多人说老板不务正业。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他们都觉得我们做得不错,所以这两天我一直挺得意的,我得意的是我们真的是找了一帮靠谱的人。我们7月6日才在这个楼里开了战略发布,到今天半年不到,如果我们自己做一定是废了,幸好我们找对了人。

    我们做的是第一代,我们的竞争对手已经做到了第三代了。我可以骄傲地告诉大家,互联网电视差别应该从现在开始重新定义,大家在思路上可能有问题,我觉得要重新去做。

    我说更电视机、更互联网应该是未来互联网电视的座右铭,是我们暴风TV的座右铭,我认为也是未来所有的互联网TV都应该重新认真考虑,从产品战略思考上要去重视的事情。它一定要更电视机、更互联网。我们要心怀敬畏,我们心怀对电视机、对家的敬畏,或者说我们会心怀对家里所有成员的敬畏,我们要心怀这样的敬畏心才有可能做好一台互联网电视。

    我的前戏到这儿就结束了,在这个行业里面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马云,最佩服他的点就是他在没有成功之前、他屌丝的时候就拍了很多的照片和视频,所以我觉得这个好习惯一定要慢慢保留,所以我能不能请我们三剑客跟我上来一块儿拍一张照片?我们要把照片留下来。下面的戏该由他们唱了,大餐由他们来做。

  • 原文出处:虎嗅  
  •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您在编程中国社区新闻评论发表的作品,本网站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兄弟,你的问题
  • 感谢以下衣食父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