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德拉执掌微软的三年给微软带来了什么?
  • 蜗牛 发表于: 2017/2/22 11:40:00 | 分类标签:微软总裁 纳德拉 微软市值| 热度:212
  • 《今日美国》周一发表分析文章,对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三年以来的表现进行了总结。文章指出,纳德拉上任后不仅让微软股价累计上涨了80%,而且还改变了微软的企业文化。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去年3月,微软推出面向Twitter平台的聊天机器人Tay.ai(以下简称“Tay”),希望把用户引入人与人工智能对话的新时代。

    但是短短几个小时,黑客们便把Tay变成了满口喷粪的种族主义者,不仅辱骂用户,还发表了种族主义评论和煽动性的政治宣言。微软随后便发表声明道歉称:“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是个机器学习项目,专为与人类交流而设计。在学习过程中,它做出的一些回应是不合适的,反映出了有些人与其进行互动的语言类型。我们正在对Tay作出一些调整。”

    在旧时的微软,出现这样令人尴尬的情况,Tay团队的负责人当然会被辞退。不过曾担任过微软工程师的纳德拉,并没有拿Tay团队开刀,而是发了一封鼓励他们的邮件。在出任微软首席执行官的三年时间里,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市值已重返辉煌时期创出的5000亿美元历史高位。

    “继续推进,要清楚我和你们在一起,”纳德拉在邮件中写道。在敦促Tay团队怀着正确心态接受批评的同时,“深深的同情所有被Tay伤害过的人。关键是继续学习和改进。”

    这个团队的回答是去年12月推出了一款新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Zo。上线至今, Zo并未出现任何问题。

    “对领导者而言,关键不是吓唬人,而是向下属提供帮助解决真正的问题,”纳德拉在接受《今日美国》时表示。“如果下属出于害怕做事,很难或不可能真正推动创新。”

    在纳德拉的带领下,一场犹如地震般的企业文化转型撼动了微软。企业文化转型只是微软全方位转型的一部分,这家公司正在从过去极度依赖、开始萎缩的软件授权业务,向繁荣发展、基于云计算的业务转型。

    在这个过程中,纳德拉一直试图让投资人和员工对微软这个曾经辉煌、但已腐朽的品牌重新充满信心。作为这一战略的一部分,为追赶上最新的科技趋势,微软收购了一些公司,并为现有团队增加了新鲜血液。不过纳德拉最终还是认为,成功来自于重振微软内部的魔力。

    “我比以往更清楚的意识到,我的工作是培育企业文化。如果不专注于培育出让员工尽心尽力的企业文化,那么只能是一事无成。”

    创新是任何企业的生命线,对那些在变幻莫测的技术领域拼杀的企业尤为如此。无论是Facebook还是雅虎,墨守成规错失新趋势,只能会是昙花一现。

    对于像微软这种巨无霸企业,通过企业文化变革培育创收构想,是该公司经久不衰的关键。“微软从云计算的一个方向获得了巨大的增长,”市场调研公司Jackdaw Research分析师简·道森(Jan Dawson)说。微软云业务当前的年化营收达到130亿美元,在市场中的排名仅次于亚马逊的AWS。

    自纳德拉出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以来,该公司股价突破了1999年创出的历史最高价,累计涨幅接近80%。不过在过去的一年中,纳德拉还没有带领微软让公司营收突破单位数百分比增幅的限制。

    “微软有许多的传统业务,它们既是微软实力的象征,但也是革新路上的绊脚石。新业务的增长,似乎只是抵消了其它业务长期下滑带来的影响,”道森说。

    复兴“永久使命”

    几乎从1975年创办时开始,微软就借助着计算机浪潮的兴起获得了惊人的利润。因为几乎垄断着PC操作系统市场,让微软更多的是发号施令,而不是洗耳恭听。

    但是进入新千年后,因为无力驾驭智能手机、社交网络等新趋势和产品的发展浪潮,微软显得有点狼狈不堪。“当我1992年来到微软时,我们常常会谈论我们的使命是把PC带入每一个家庭。到了90年代末,至少就发达市场而言,我们已实现了这一目标,”纳德拉说。“我们混淆了永久使命与时间目标的概念,这常常困扰着我。如今,无论是做出关于一款新产品还是新招募人才的决定,我一直考虑的是使命感和企业文化。”

    纳德拉称,自己的工作态度得益于微软前高管、自己曾经的上司、现任北达科他州州长道格·柏格姆(Doug Burgum)的熏陶。“他说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要多于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所以工作最好有更深的意义。这是我个人工作的转折点,”纳德拉说。

    纳德拉的热情甚至延伸到偶尔给有前途的大学毕业生打电话。他们远没有被吓到,“因为无所畏惧,”纳德拉笑着说。“他们会说,‘我手上有5份聘书,告诉我要加入微软的理由。’”

    黑客马拉松与大赌注

    纳德拉执掌帅印后给微软带来的变化,包括举办校园黑客马拉松活动,推动自下而上观念的发展;每月举行全球12万名员工集体参加的大会等。为了更好的掌握企业客户的需求,作为微软的掌门人,纳德拉如今出差的频率变得更高。

    作为微软革新路上的铁血骑警之一,云和企业业务主管斯科特·格斯里(Scott Guthrie)表示,“如今我们已能够承认其他人做得可能比我们更好,而过去我们被告知不能这样说。这就是微软已经发生的变化。”

    已在微软任职14年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凯瑟琳·霍根(Kathleen Hogan)表示,“公司内部以前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心态,需要知道一切但又看上去很聪明。以前,微软在内部会搞竞争,但它需要向外部世界开放。”

    为此,纳德拉开始邀请新被收购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参加年度务虚会,而此前只有微软的资深高管才能参加此类会议。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完成了数十笔并购交易,其中就包括斥资260亿美元收购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

    迪特里奇·特里西(Chuck Dietrich)曾是Salesforce的资深员工。他创办的人工智能公司Mobile Data Labs在2015年被微软收购。去年,特里西参加了高管务虚会。他说,纳德拉已设法改变了微软过去“古板、封闭的”名声。“我们(新招募的人员)被征求意见,即便是在高层务虚会中也是如此,”他说。

    当利润和寿命处于平衡状态时,拥抱外部人士作为潜在的盟友,似乎是一个精明的举动。

    “我自己会问自己,‘如果我们从这个星球消失了,会有什么失落感?’”纳德拉说。他的结论是:微软应当在下一次计算革命,也就是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增强现实中拥有一席之地。“我对此了然于胸,”他说。“我的意思是,我看到了未来。”

    自执掌微软帅印依赖,纳德拉已带领微软为项目研发投入了约350亿美元资金。这些项目中就包括了微软推出的售价达3000美元的混合现实头盔HoloLens。去年秋天,微软发布了Microsoft Teams,旨在对抗热门的办公通讯公司Slack。就在上一周,微软又宣布了名为“Healthcare NExT”新倡议,将利用先进技术改进病人护理,并向医生提供新工具。

    仍然身处PC市场

    纳德拉依旧面临着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全球PC市场的不断萎缩,仍然在一点点毁掉微软的软件授权业务。微软这些业务中的一部分正稳步转向基于云端的订阅模式,因为后者虽然利润微薄但却更稳固。纳德拉已承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带领公司70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未能达到如期的效果。让Windows 10操作系统进入10亿台设备的目标遇到了一些障碍,原因是微软的移动战略存有缺陷。此外,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意味着对企业客户的争夺将更加激烈。与此同时,收购LinkedIn的交易还没有兑现给公司的财务贡献;HoloLens仍然只是在开发者手中。

    投资公司CFRA Research的分析师斯科特·凯斯勒(Scott Kessler)对纳德拉时代微软股价的上涨表示称赞,但他暗示投资人希望看到微软的重组举措能够提升利润,纳德拉与投资人之间的蜜月或许很快将会结束。“2018财年纳德拉需要向投资人展示出微软的改进、产品的吸引力、以及财务数据,”这位分析师说。他给予了微软股票“持有”的评级。

    仍担任微软董事的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表示,“他的公司拥有雄心勃勃的产品计划,它们将是证明微软取得成功的关键。”“我喜欢与纳德拉一起工作,他带领微软进行的投资确实让公司技术实力得到了提升。”

    不过盖茨补充说,“我们从事的仍是竞争异常激烈的业务。谷歌(微博)在许多数据中都是最强的;苹果依然做的相当不错;Facebook非常具有吸引力;亚马逊与我们同居一处。”

    来自“内部人士”的大变化

    当纳德拉在规模庞大的微软园区散步时,并没有微软员工走上前与他攀谈,遇到后也仅仅是点点头或者微笑一下。

    如果他看上去像他们当中的一员,这是很好的理由。纳德拉加盟微软时只是一位24岁印度裔的美国毕业生,最终因在新兴的云计算和企业集团工作而被外界重视。

    虽然微软所有这些变革均来自于一位已在公司任职25年的人看上去有些讽刺意味,但纳德拉认为,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我并未带着一个明确的变革目标开启这段首席执行官之旅。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是局外人。事实上,我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内部人士。但是我有世界观,拥有对这家公司的使命感。”

    纳德拉说,他从微软联合创始人盖茨和保罗·艾伦(Paul Allen)身上获得了启迪。他们二人曾因为计算机兴趣开发了一款名为Altair的软件。“自Altair问世后,涌现并消失了许多技术,但微软并没有改变。我们开发技术并把它们交到人们手中,让他们能够开发更多的技术。这就是微软权力的来源。”

    微软如今的掌门人出自印度家庭,从孩提时代使用微软软件工具开始,纳德拉就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在科技产业工作。如今作为一名管理微软的美国公民,纳德拉成为许多国家总统和总理的座上宾。伴随这种幸运感的还有责任感。这不仅集中在微软下一个财季的财报中,而且还将体现在纳德拉能够为微软留下些什么。

    “在一位首席执行官任职期间,不应太多衡量他的功绩。但是如果他离任后企业就迅速走向衰败,那只能说明这位首席执行官没有为公司创造出持久性的东西。
  • 原文出处: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您在编程中国社区新闻评论发表的作品,本网站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兄弟,你的问题
  • 感谢以下衣食父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