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同城副总裁丛林卷入90后商业女间谍卧底案
  • 蜗牛 发表于: 2017/3/3 10:01:00 | 分类标签:使徒行者 58同城间谍 丛林| 热度:184
  •     被叫到会议室十分钟后,1993年出生的陈小梅(化名)哭着承认了一切:过去八个月中,她受“查博士”王某派遣,应聘并进入“车鉴定”,将后者众多大客户信息发给王某。她为此每月从查博士获得4000元报酬。

      查博士,车鉴定,分别是两款二手车信息服务类App,存在竞争关系,分别属于两家公司:北京酷车易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车易美”)和北京泰格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格斯公司”)。前者与58同城存在诸多联系,大佬云集;而后者,则是一家创业公司。

      她曾一度要求“回到”查博士,但王某让她再坚守一段,直到2017年2月8日“事发”。而暴露后,前来会面的王某发现有“车鉴定”高管在场后,宣称自己姑妈去世匆匆离去。但晚间,却出现在陈小梅的住处,并将她带走……

      海量的微信截图和其他证据,不仅证实了这次卧底窃取行为,更将其中细节还原——现实版的《无间道》有着于电影剧情相似之处,更有令人叫绝的变化。

      《等深线》记者独家获悉,目前,“车鉴定”已将“查博士”诉至法院并获得立案。期间,“查博士”所属公司董事长、58同城副总裁丛林,曾向“车鉴定”道歉,并承认“这事儿办的不漂亮”。但在接受《等深线》采访时,丛林却称此事系“互黑”,并不属实,已交律师处理。

      老东家的王某

      1993年,陈小梅出生在西部某市近郊,家里有几亩地,父母都在务农。2015年大学毕业前,父母一度希望她留在本市工作,但她还是去了北京。并很快找了一份与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赶集网销售,几个月后,赶集网与58同城合并。

      “每天几百个电话,超过30秒的算有效。”陈小梅告诉《等深线》记者,在赶集网的15个月里,底薪从两千变为三千,加上提成,最多一个月是七八千,但这份工作异常辛苦。

      租住在平房里,一个月600元,加上一些必要的花销,她几乎没能存下多少钱。2016年6月,她选择了辞职。“裸辞,还没找好下家。”一度,她曾进入一家公司短暂工作几周,但发现并不适合,再次离开。

      “这时候王某就给我打电话,见面聊了一下,希望我应聘到车鉴定,学习三个月,再回到查博士来。”陈小梅似乎没有思考太多,便向车鉴定投了简历,并很快入职。

      车鉴定,在2015年5月份上线,由于之前做了两年的调研和研发,这款为二手车市场提供服务的App上线后,迅速在业内走红,其拥有人人车、汽车之家、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东风日产等众多知名客户。

      而查博士,则是隶属于北京酷车易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车易美”)的一款App,其上线时间为2016年9月末,恰是陈小梅入职后一个多月。

      2016年7月末,陈小梅入职车鉴定,成为其客服人员。不久,王某告知陈小梅,要求将一些大客户信息发来。

      “她找我要了银行卡号,然后8月10号左右,有了第一笔。因为不满一个月,所以不到一千。”陈小梅提供的银行盖章流水单显示,酷车易美向其发放了这笔工资,此后,这些钱则变成了每个月4000元。

      对于王某,陈小梅只是知道她早前就是自己在赶集网的领导,现在查博士的销售部门领导,东北人,很瘦。而查博士所属的酷车易美,无论从股权构成还是人员上,都与58同城存在诸多联系。

      卧底八个月

      说好了学习三个月,但三个月之后,又是三个月……结束卧底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陈小梅一度在微信上询问王某,自己什么时候回去,但王某却希望她在坚守一段,并承诺回来以后“做什么都行”。

      最初,陈小梅每次只能传送少量大客户信息。“每次都害怕,怕被同事发现了。”王某虽然经常提醒她注意安全,但并未告诉她一旦被发现该如何应对,双方的信息传输,最初是邮箱,后来变为微信。

      在用邮箱传输了几次大客户信息后,王某删除了这些邮件,开始用微信与王某联系并传送信息。“刚开始我用手机拍下,下班回去整理成EXCEL,然后发给王某。后来就直接给她图片。”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陈小梅传给王某的那些图片,是她对着电脑拍摄的,内容则是车鉴定后台大客户数据。

      卧底几个月后,陈小梅换了一次手机,将旧手机中的微信聊天记录进行了简单处理。“当时也是担心万一被发现,这些就会麻烦。”

      作为上线,东北女孩王某并不经常与陈小梅见面。“大概一个月见一次,不多,就是吃饭聊天。她会问一些这边公司的事情。”陈小梅说。

      而大量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某不仅要求提供大客户数据,更要她关注车鉴定的一切动向,包括招聘、待遇、合作情况等。甚至,王某会问她从其他公司跳槽进入的新员工情况。陈小梅便会将员工聚会的照片发过去,供王某确认是哪一位。

      也是在聊天记录里,陈小梅被告知,王某的上线是吴某——查博士的副总裁,原58同城的销售总监。

      过年前,王某通过微信转账,给了陈小梅1000元。“这可能算是年终奖吧。”。一如既往,王某每次聊天几乎都会提到“小心”,但没有给出被发现后的应对办法。

      三周查出内鬼

      《等深线》记者采访了解到,查博士上线时,即被车鉴定团队发现文案与其颇为相似。

      “就是有的错字是改了的,但我当时没想有人卧底,就是以为可能我们传输一些信息的时候被人黑进来拿走了。”车鉴定的联合创始人、COO康金良是一位80后技术男,他至今觉得这一切都难以置信、超乎想象。

      他表示,那之后不久,就有车鉴定的客户打来电话,询问查博士和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们的客户,刚给我们打过电话,接着查博士的人就给我们客户打电话,报价更低,赤裸裸的挖墙脚。”

      康金良认为,必须加强公司通讯安全建设。“过去员工在家就可以上传东西,我们改为需要通过VPN拨号实现,还有一些其他安全措施,感觉这下应该不会被黑进来了。”

      更坏的消息依旧传来——除了挖客户,公司一位员工的舅舅,被查博士方面致电挖生意。“员工觉得再这么下去,就不成了。我们也开始怀疑是不是有内鬼。”

      记者了解到,那之后,三名高管和一名技术负责人,开始查看后台日志,但这个工作量异常繁重,加之四个人都有日常工作需要进行,进展一直缓慢。近三周之后,数据开始显示异常——陈小梅作为客服,理论上,她本该每次只查询一个客户后天信息,但她却经常一页一页地翻看大客户信息。

      “我不愿相信是她,其实每个同事,我都不愿意怀疑。平时我还带他们部门的人出去一起吃饭一起玩,也知道他们不容易,大家处的也都挺愉快的。”康金良说,就像小时候班里丢了东西,老师也不愿意相信是自己的学生偷了,而是希望有人悄悄还回来。只是,公司被偷走的东西,再也无法还回来。

      怀疑目标确定时,已近年关,高管决定,等年后再说。但过年之后,他们发现陈小梅仍在继续这种翻看。

      “那怎么也得谈一谈了吧?”2017年2月8日,三位创始人将陈小梅叫到办公室,开始询问翻看大客户信息的奇怪行为,十分钟后,陈小梅开始哭泣,并低声承认了自己是查博士派来,这些信息被传回查博士。

      查博士的“弃子”

      当陈小梅把微信聊天记录拿出来时,三位创始人再次震惊——上线王某在对陈小梅的索求,异常细致,若不是之前意识到有内鬼增强了防范,过去八个月车鉴定的一切重大商业变动几乎被“直播”给王某。

      “离开的时候,是从后门走的,眼睛哭成那样,也怕被其他同事看到以为怎么了。我们也强调,不会告诉其他人,以后正常上班。”当天从上午十一点谈,谈到下午两点,陈小梅一直在哭,一位高管开车将陈小梅送回住处,并宽慰她:“你说的也都说了,心情别太激动,把你送回家休息一下。”

      《等深线》记者核实,作为重要证据,陈小梅的手机则留给三位创始人。那之后,大家咨询了律师,律师提议进一步收集证据,发起诉讼。

      2月9日中午,康金良驱车去接陈小梅,才第一次发现她与一群人合租,居住简陋。“觉得孩子真得不容易,挺可怜的。”

      一夜未回复信息,王某开始给陈小梅拨打电话,并发来微信询问为何不回信息。陈小梅则回复称自己和朋友在吃饭。

      由于两公司相距仅两三公里,王某提议“必须见面”。下午三点,在一家肉夹馍店里,匆匆赶来的王某,进店后却发现陈小梅身边还坐着一男一女——车鉴定的客服经理和康金良。而康金良由于经常出席行业会议,王某认识他。

      王某入座后,康金良挑明。做完自我介绍正要问王某找陈小梅干嘛,王某却站起来称自己姑妈去世了。录音中,王某突然尖着嗓子喊到“你没听到吗?我姑妈去世了!”随即作势要离开,还宣称如果她撒谎,出门就被车撞死。

      前后只有两分钟,整个过程中,陈小梅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上线王某就匆匆离开,留下错愕的三人。康金良后来回忆,这次短暂的会面中,王某始终没有正眼看他。

      下午,康金良将陈小梅送回住处,并将自己的手机给了陈小梅,以方便联系到她。“路上我给合伙人打电话讲了一下见到王某的情景,合伙人认为事情已经挑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但当天晚上八点,王某通过陈小梅的朋友,找到了她的住处,一同前来的,还有高某某(男),两人将陈小梅带走外出吃饭。“当时正好遇见了以前同事,所以也没说什么。”陈小梅回忆,饭后,两人将她带至吴某家中。

      这是第一次,她见到了上线的上线,但此时一切都已经暴露。

      “这事儿办的不漂亮”

      陈小梅记得,在向吴某他们回顾暴露的经过后,吴某表示会请律师处理这件事,要她放心。康金良给她的手机,则被吴某她们要过去,关机,拔卡。

      十点左右,王某和高某某离开,她则被吴某留下同睡一张床。睡前,吴某在看一本管理方面的书,半小时后,关灯。陈小梅在快12点时,才辗转入睡。

      次日,陈小梅被王某开车接到查博士的办公地。“也没说什么吧,就是让我先在一个工位呆着,说让我到人事去帮忙招人。”中午饭后,陈小梅在悄然离开前往北京火车站。

      与此同时,康金良他们则发现陈小梅交给他们的手机,已经被人更改了账号,几乎变成一块砖头。陈小梅也失去联系。好在,在那之前,微信聊天记录已经被保存了下来。

      “当时就是害怕,想回家。给家里打电话说要回去。”陈小梅在北京站的时候。康金良最终在火车站找到了她。“一直在哭,我心里面也很不好受,我说你走了也不是个办法啊,我提议她要不要回去,我们给她开个酒店住下。她答应了。”

      陈小梅再没有回租住的那个小屋。此后不久,康金良的手机被人送到陈小梅的住处,室友打电话告诉她,她取回给了康金良。

      几天后,2月14日,查博士的董事长、58同城的副总裁丛林联系到康金良,并表示抱歉,“这事儿办的不漂亮”。两人见面后,康金良问丛林是不是代表查博士,丛林却称自己无法代表查博士,姚劲波才可以。

      “他说他第二天就去58任职。他问我是不是要诉诸法律途径,我说再说吧。他说自己调查清楚这事儿了,但又不说是怎么回事。”康金良说对方劝他不要生气,回头再聊。

      2月15日,车鉴定以公司名义向朝阳区人民法院发起诉讼获得受理,车鉴定诉酷车易美不正当竞争。

      大佬们的江湖

      每月4000元,王某指派进入车鉴定“学习”的陈小梅,因此将数量众多的信息窃取给查博士。“可能有500多条信息吧,我也没算过。”陈小梅告诉《等深线》。

      “过去58同城是我们的客户,但没想到他们在上线查博士之前,派人进来。而且还是派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来。这是我不能原谅他们的地方。”康金良说。

      “这个市场是一个培育期,每年百分之二十的速度在增长,去年二手车交易量是1000万辆。十年前,新车销售量猛增,现在该二手车猛增的阶段了。所以这个行业还是非常看好的。”康金良介绍,我们国家二手车的交易量目前是新车交易量的一半,而在美国却是三倍,因此,未来空间巨大,资本市场很看好二手车领域。

      现在,查博士已经成为车鉴定有力的竞争对手。“他们背靠58同城的流量优势,其实对于我们这样正在创业的公司,这种卧底行为真的可以决定很多的。”

      从股权结构上来说,查博士所属的酷车易美,由姚劲波出资73.4万元、北京云企互联投资有限公司出资30.6万元、百卡(天津)网络科技合伙企业出资40.8万元、北京优车优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9.1万元设立。

      其中,姚劲波系58同城法定代表人和CEO,北京云企互联投资有限公司则百分之百控股58同城。另外两家企业,则与丛林关联。

      此外,姚劲波和58同城还在其他涉及汽车相关领域的企业拥有投资。

      “这类商业卧底行为,是可以寻求刑事立案的,但相关规定中有一个50万元的额度,就是要么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50万元以上的损失,要么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在50万元以上。这个往往不太好认定,主要是固定证据的问题,但也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已有案例中,被认定为窃取商业秘密罪的也是有,只是说有时候作为同行业商人,他们是否要选择这样去做。”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律师称。


      “让这么一个孩子,去面对这些,我们觉得有些残酷。但这件事,给我们带来的损失,也是不能轻易就抹除的,而且,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至少,我们希望这类行为不要再出现,创业不易,这么江湖的玩法,太不地道。”车鉴定相关负责人称,他们曾联系警方试图报案,警方要求提供受损的证明,但他们犹豫了——不是因为这些证明难以出具,而是,陈小梅只有25岁。

      上大学的时候,陈小梅曾经幻想自己成为一名广告创意人。那会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薪酬不错,受人尊敬,甚至会被人羡慕。

      但现在,这一切变得很不确定。曾经派她“学习”的王某,再未联系她。3月2日晚间,酷车易美董事长、58同城副总裁丛林在接受《等深线》采访时称,此事已交律师处理,等待法院判决。

      “这就是互黑,不存在的事情嘛,我给他们说,他们找错对象了。人家都降价到两块钱了,我们还互黑干嘛啊。”丛林说,显然,陈小梅卧底的这件事,在这位行业大佬口中,已然不存在,虽然他之前不久还道歉并认为“这事儿办的不漂亮”
  • 原文出处:《等深线》  
  •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您在编程中国社区新闻评论发表的作品,本网站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兄弟,你的问题
  • 感谢以下衣食父母

分享按钮